剛果性侵舉世最嚴重

十一月 21, 2012 in 兩性平等, 其他

荷諾拉塔‧齊仁德四處看看聽眾,從一句簡單的陳述講起。

她說:「當時沒有晚餐。」

「我就是晚餐。我,因為他們粗暴地把我踹到地上,剝光我的衣服,其中兩人抓住我的腳,一個抓左腳,一個抓右腳,我的胳膊也被抓住,其中兩人開始性侵我,接著五個人全都強姦我。」

剛果和國際援助團體號召來的聽眾,包括政壇高層和打赤腳的街童,無不以難以置信的眼光注視著她。

剛果似乎終於要面對聯合國官員所稱舉世最嚴重性暴力的恐怖性侵問題。短短幾年內,這塊山巒起伏、與暴力不搭的美麗土地上,有數以萬計,可能數十萬名婦女遭到性侵。許多性侵案殘暴的程度,即使在一個被內戰撕裂,及軍閥和嗑藥成癮的娃娃兵不斷肆虐而標準被扭曲的地方,仍令人震撼。

經過多年忍辱否認後,終於有人打破沉默。由於國際組織和剛果政府9個月來加緊努力,性侵犯再也不能拿免除刑罰的文化當靠山。當然,還有無數性攻擊婦女的男性逍遙法外,但落網、被起訴和入監服刑者與日俱增。

歐洲援助機構正斥資數千萬美元,在剛果東部建新的法院和監獄,部分是為了懲處性侵犯。行動法庭在森林深處的村落審理性侵案,這裡自數十年前比利時統治剛果後再也沒看過身穿黑袍的法官。

美國律師公會一月開設法律諮詢服務處,專門協助性侵受害者向法院提出告訴,目前已有8個人被定罪。在剛果大城之一布卡烏,剛果警方一特別小組今年初以來已提訴103件性侵案,比記憶中近來任何一年都多。

剛果東部的聯合國官員裴尼爾.艾倫賽德說:「我們開始看到成效。」

和在逃罪犯相比,落網人數仍微不足道,而且罪大惡極者往往抓不到,因為他們是乘夜攻擊村落的流寇,蹂躪婦女後就消失在森林裡。

這一切都發生在一個婦女橫豎易受打壓的社會。剛果婦女在家裡、田裡和市場承擔大半工作,在市場弓著背揹負大批香蕉,而且她們往往無能為力。很多性侵受害婦女被逐出村落,淪為乞丐。

草根團體正設法改變這種文化,開始鼓勵遭性侵婦女在公開討論的場合說出自身遭遇。

在9月中旬布卡烏這個活動中,齊仁德被武裝團體綁架當性奴隸好幾個月後起死回生的故事讓人潸然淚下,也贏得喝采。避談強姦案的禁忌似乎開始解除了。

但是這種種改善只是在一個困難重重的國家求進步最先跨出試探性的幾步。很多人相信,要等這個地區恢復和平,性侵問題才能解決,但短期內可能還沒辦法。